金戈集采出局:茶也凉了 600亿营收的白云山有了“巨头的烦恼”

原标题:金戈集采出局:茶也凉了 600亿营收的白云山有了“巨头的烦恼”

金戈集采出局,“茶”也“凉”了,600亿营收的白云山有了“巨头的烦恼”

原创 黄华

近日,A+H股上市公司、广东医药巨头白云山发布2020年业绩报,营收、净利润双双小幅下滑。这是白云山近年来的第二次“增长危机”。

具体而言,其于期内实现营收616.74亿元,同比下降5.05%;实现归母净利润29.15亿元,同比下降8.58%。

该公司的此份业绩报之所以引发关注,不仅仅因为白云山是“中成药企天花板”,其营收规模力压华润三九、以岭药业、昆药集团、片仔癀等一众王牌;而且,这是公司自2008年以来营收、净利润双降后第二次出现“增长危机”。

在发布业绩报后的连续三个交易日,白云山股价持续下跌。截至3月23日,该公司A股报收27.83元/股,跌1.38%;H股报收19.18港元/股,跌2.74%。

各项经营指标下滑

白云山全称“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”。它最早是由广药集团属下的8家中成药制造企业和3家医药贸易企业经重组后成立的,主要业务涉及中成药、西药、医疗器械等。该公司于1997年H股上市,2001年A股上市。

对于2020年业绩下滑问题,公司认为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。其一,原料及交通运输等受影响;其二,全国医疗机构门诊量与药品终端需求下降;其三,快消行业市场受到冲击。虽然公司将2020年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为疫情影响,但在2019年,该公司就出现过归母净利润小幅下滑的问题。

与经营业绩下滑相比,白云山各项经营风险激增更让投资者忧心。存货数据一项上,2018年至2020年,公司存货分别达到92.32亿元、94.9亿元及97.65亿元。一边是存货高企,另一边,公司现金流还出现断崖式下滑。截至2020年底,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为5.85亿元,较2019年同期的50.22亿元,同比下滑了88.35%。

造血情况不佳,只能加紧借贷。2020年白云山的短期借款达82.66亿元,同比增长40.8%,创近20年来的新高。截至2020年底,公司流动负债达到292.43亿元,负债合计315.55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到52%。如此一来,依据申万二级行业(2014)分类,公司在24家中药企业中,营收贵为第一的同时,负债也成了第一。

毛利率远不及同行

白云山为何陷入了危机?据年报,该公司主要业务可分为四大板块,主要有大南药(医药制造业务)、大健康、大商业、大医疗。但是,这四个板块当前均遇到了瓶颈。

在大商业板块上,该板块的营收占比突破七成,达到431.77亿元。但是,其毛利率仅有6.41%。

由于低毛利率的医药流通业务占据营收大头,白云山一方面屡被质疑是一家“披着制药外衣”的医药商业公司;另一方面,该公司的毛利率数据不乐观。

Choice数据显示,其在2020年的销售毛利率仅有16.93%。而在同一时期,同为中成药企业,东阿阿胶、九芝堂、华润三九、沃华医药的销售毛利率为55%、60.48%、62.46%、77.83%。由此可见,与同类中成药企业相比,白云山的盈利能力较弱。

然而,即使与医药流通企业相比,其毛利率也没有较强的竞争力。华南地区医药零售龙头为大参林,其2020年前三季度的毛利率为38.58%,远高于白云山大商业板块的6.41%。值得注意的是,面对着盈利能力较弱的现状,2019年9月,公司还启动了分拆该板块核心公司广州医药至H股上市的计划。

彼时,分拆上市消息一出,质疑声不在少数。而白云山给出的说法是,“进一步拓宽公司境外融资渠道,加速公司国际化战略的实施”。

大健康板块滑坡

市场对于白云山的质疑,不仅仅来源于其在“A+H”的情况下再提分拆上市,更是因为,发展至今,该公司主营业务离制药越来越远。经过多年转型,大健康成了该公司的“盈利王”。2020年,公司大健康板块的毛利率高达47.87%。粗略计算下,该板块凭借78.59亿元的营收实现毛利37亿元,相当于比400亿营收的大商业板块还多赚了10亿元。

其中,王老吉曾是该板块最出色的产品之一。但在当前,这个产品显然“遇到坎”。疫情之下,王老吉大健康公司2020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8.62亿元,同比下降33.36%;净利润为11.95亿元,同比下降13.41%。除了疫情这一突发因素,根据天眼查数据报告,我国凉茶行业经过前几年爆发式增长,现已进入增长停滞的阶段。2017年,国内凉茶行业市场规模约为578亿元,增速仅为9.1%。与十年前的15%增速相比相去甚远。

并且,在医改步入深水区的今天,不少药企都在向大健康方向转型。实际依靠大健康板块挣钱的白云山,除了王老吉还有什么?并且,与同赛道企业相比,公司在此板块的主要策略和竞争优势是什么?对于前实问题,记者多次致电该公司。截至发稿时,尚未收到书面回复。

金戈集采出局

当前,谈及白云山,集采依旧是个绕不开的话题。在第三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投标中,公司药物管线中的明星产品金戈(枸橼酸西地那非)也意外出局。金戈是国内首个“伟哥仿制药”,一度被视为公司现金奶牛,近几年的毛利率维持在80%-90%左右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该产品卖出7834.5万片,同比增长26.86%;实现收入达到了8.32亿元,同比增长10.6%,是大南药板块中营收排名第二的药品,毛利率高达85.93%。如此看来,集采失标影响暂时不大。但需要指出的是,第三批全国集采是2020年8月20日在上海开标,当年11月以后各地才陆续执行第三批国采结果。换言之,公司2020年度业绩报尚不能完全显现集采对该产品的影响。

从大南药板块看,2020年白云山实现收入101亿元,同比下降12.45%。由于旗下涉及不少仿制药,公司坦言已受到相关政策影响。其年报披露,旗下有13个产品在各类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中标。其中也包括大南药板块的“头把交椅”头孢克肟系列。除了仿制药,白云山的中成药也不少。因此,一旦集采向此领域拓展,该板块业绩还将面临更大压力。

当前,面对集采常态化,公司在提及风险时直言,“越来越多的仿制药纳入集采范围,药品价格下降明显,仿制药业务进一步承压”。不过,记者注意到,白云山也并非放弃了创新药。此前,公司还牵手药明康德、成都先导,攻关新药意图明显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